医院的走廊里,气质决然矜贵的男子一双冷眸凝视着站在他对面倚墙的女子。

“婉儿到底为何会出现在那?”

女子垂着眼睑,绣眉紧蹙,声音清冷,“这话,你问我?”

男子气息微微一沉,眼神里的冷意更是逼人。

“少在这跟我装傻!你最好祈祷婉儿无事,不然,我必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淡淡的轻嗤声响起,女子抬眸无畏的迎上他的眼神,口吻淡漠,“谢琛,麻烦你动动脑子,若是我真想要她的命,现在的你就不是站在病房外这么简单了。”

“唐惜!”这个女人竟然敢如此嚣张的挑衅他!

见着男子震怒瞠目,恨不得上前将她撕碎的样子,唐惜却是眼不见为净,嫌弃的移开了目光,声音越发的冰冷,

“谢琛,你以为我会为了你一个渣男赔上自己的性命,让自己的手染满鲜血吗?”

“你也不看看,你配不配。”

听到她这话,谢琛眼神里的冷意一下子凝结冰点,震惊的审视着她,眼前对他满口不屑的女子还是以前那个对她百般纠缠非要与他订婚的唐惜吗?

唐惜对上男子不敢置信的眼神,冷嗤一声,甚是嫌弃的撇过了头。

如今的谢琛还不知眼前对他冷漠傲然的女子早就不是以前的唐惜。

她只是因绑定了一个炮灰逆袭系统,必须完成系统给出的任务才能离开这个世界的新灵魂。

而她之所以来到这,就是为了完成系统指定的任务。

“婉儿!婉儿!我的婉儿在哪!”

这急促的声音,让对峙的男女不约而同的转头望去。

见着来人,唐惜不禁站直了身子,敛去一身的凛然,朝着她走近,她伸出手作势要扶住妇人的胳膊,“妈。”

“啪!”

这一巴掌令整个走廊都陷入了彻底的安静。

唐惜的脸上赫然一道巴掌印,她的手还尴尬的僵在空中。

“别叫我妈!我没你这么狠毒的女儿!”

“我自问待你不薄,你虽不是我亲生的,但对你更甚亲生的女儿,二十多年来从未亏待过你,可你倒好,就为了一个男人,闹得唐家鸡犬不宁,如今更是变本加厉到要伤害我的婉儿!”

“可怜我们母女隔了二十多年才相聚,你怎么能如此狠毒!若是婉儿有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唐惜听着这愤然的话,望着妇人眼里的恨意怒气,唐惜心里既酸涩又气愤。

明明她可以问一句,到底有没有伤害她的女儿,可她竟是连问都不问,上来就给了她一巴掌。

原来在他们的心里,早已经给她判了刑,认定她就是造成唐婉受伤的始作俑者。

唐惜望着那些人冰冷怒气的眼神,心里不禁觉得讽刺无奈。

这场绑架虽然是原主唐惜设计的,欲取唐婉的性命,但幸好她来得及时停止了计划,还救下了唐婉。

只是他们一看到她站在这,就认定了是她伤害了唐婉,更是对她叱骂羞辱,容不得她分辨一句。

“我们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你竟然要害死我的婉儿!”

“你说话啊!”

面对杨淑仪一声一声的质问,唐惜缓缓抬头,声音低沉,“若我说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您会相信吗?”

“不是你,又会是谁!自从婉儿回来后,你就处处针对她,婉儿性子柔善一直忍让你,可你倒好,越发的得寸进尺,如今更是想要害了她的命!我当初怎么瞎了眼收养了你这么狠毒的人!”

唐惜的指尖微微颤抖,长长的睫毛挡下眼睛里所有的委屈,心底怒气与委屈交杂在一起,她忍了又忍,再次抬眸时,眼神已然没有委屈唯有冰冷。

“既然您都认定了是我做的,还问什么。”

杨淑仪一听到她这冷漠的语气,再看她那眼神里的无情,心里的火燃得更旺,手再次抬了起来。

唐惜瞳孔微缩,眼神冷冷的望着杨淑仪再次抬起的手,最终闭上了眼,她捏紧拳头并未反抗,看在她养了唐惜二十多年的份上,她不还手。

只是那一巴掌迟迟未落下,直到她听到杨淑仪难以置信的质问声。

“俊皓!你这是做什么!”

俊皓?程俊皓?唐惜瞬时抬首,望见一张俊秀的容颜,映着窗外倾泻下来的阳光,美得那么不真实,唐惜的心蓦然一滞。

原来他就是程俊皓,那个对女主唐婉爱到骨子里的男二,也是她这次任务要攻略的对象。

似是察觉到女子过于明目张胆的目光,程俊皓转眸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只是一瞬便收回了目光,

“伯母,小婉受伤一事还未有定论,一切还是等确认完小婉的伤势后再说不迟。”

杨淑仪虽气,但也不想在医院里将事情闹大,丢了唐家的颜面。恨恨的收回手,冷眼瞪了一眼唐惜,

“若你真伤害了婉儿,我不会饶了你!”

唐惜望着程俊皓,虽然明白他这番行为不是为了护她,但与那些一味责怪训斥她的人相较,还是安慰良多。

2020-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