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哒!”

病房的门被打开,护士一出来,杨淑仪急忙上前,紧张询问,

“护士,我女儿怎么样了?”

“伤势倒不大,只是受了很大的惊吓,得好好静养。”

杨淑仪闻言,不觉松了一口气,疾步走了进去,坐在唐婉的床边,握住她的手,眼泪再也抑制不住落了下来。

“婉儿,你真是要将母亲吓死了,你说说你要是有个什么事,你让母亲怎么活啊!”

唐婉被杨淑仪这么一哭,眼眶也有些红,眼泪瞬间落下,“妈,婉儿也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您了,婉儿还未在您跟前尽孝,舍不得离开您。”

唐惜站在病房门口,眼神轻轻瞥了一眼抱在一起哭得正伤心的母女,黯淡的收回眼,静静的待在门口,那里面根本没有她的立足之地。

待唐婉情绪稳定后,她在床前的人中并未找到唐惜,不禁着急,“小惜呢?我怎么没有看到小惜?”

杨淑仪见唐婉要找唐惜,顿时凝神,“你放心,她害你受伤,母亲不会放过她的!”

“妈,你说什么呢!我受伤怎么会是小惜害的!我被一群小混混欺负,是小惜及时出现救了我!”

杨淑仪顿时错愕,“你说什么?是......竟是她救了你!”

唐婉连忙颔首,“要是没有小惜,我恐怕是真的再也见不到您了。妈,小惜她人呢?她有没有受伤?”

杨淑仪瞬间惊在了原地,神色仓皇,天哪!她方才究竟干了什么?她竟然动手打了她!更是说了那些难听至极的话!

唐婉最终在门口看到了一个唐惜孤零零的身影,急忙道,“小惜,你怎么一个人站在外面,快进来,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唐惜思考再三,还是缓步走了进去,脸上的巴掌印一下子就吸引了唐婉的注意力。

“你脸上是怎么回事?是谁打了你!”

杨淑仪听到这话,顿时心虚的埋下了头,她不敢去看唐惜的眼神,也不敢回应。

唐惜见着鸦雀无声的病房,轻声道,“与那些小混混扭打时,我一时没有避开,不小心就挨了一巴掌。”

杨淑仪不敢置信的望了一眼替她隐瞒的唐惜,她以为她会委屈的控诉,却不成想她竟然一个字也没有提。

心里越发的自责,对唐惜这个女儿也倍感愧疚,难怪她会用那样失望的眼神看着自己,原来是自己冤枉了她,她解释了,她却连听都不听,还说了一大堆羞辱她的话,她养育了她二十多年,这是头一回下这么重的手。

看着女子左脸上那赫然的红印,杨淑仪不忍心的移开了眼,她真是糊涂了,竟然为了一个女儿伤了另一个女儿的心!

唐婉听她的语气虽然轻松,但看着那巴掌印仍是触目惊心,将她唤到了跟前,小心翼翼的轻抚,眼神里满是心疼。

“是不是很疼啊?当时你一直挡在我的前面,护住我,那些人的拳脚都落在了你的身上,你真的没事吗?”

唐惜从进医院开始,没有一人出声关心过她,而唐婉是唯一问她疼不疼的人,心里像是被注入了暖流,融化了被刺入的冰刃。

她庆幸,庆幸她及时救了她。

唐婉就是那种小说里被主角光环笼罩着的女主,温婉善良,虽然唐惜这个妹妹一直处处针对她,可她还是顾着唐家夫妇的面子,不予计较,更是真诚相待。

奈何原主不识好歹,竟然为了一个不爱她的男人也就是男主谢琛,一直要置她于死地,终归恶人有恶报在真相败露后,被逐出唐家惨死在街头。

她来此就是为了改变唐惜原本悲惨的结局。

唐惜撑起一抹笑容,微微摇首,“我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

唐婉却是不放心唐惜脸上的伤,“妈,你还是带小惜去擦些药吧。”

杨淑仪闻言顿时愣住,可不等她应声,唐惜想都不想的拒绝,“不用了,这点小伤我自己去找护士帮我擦药就行了。”

听着唐惜刻意躲避的话,杨淑仪心又酸涩了几分,她这是亲手将自己的女儿推离了自己。

“小惜。”

杨淑仪还是不忍心的唤住了她,“妈不放心你,还是陪你一块去吧。”

唐惜似是没有看到妇人脸上的不忍,依旧面无表情的拒绝,“不用了,我不需要。”

这句话像是一把利刃深深的刺入了杨淑仪的心脏,眼眶一瞬间就红了,她知道这个时候,唐惜一定是在怪她,怪她误会了她,还打了她,可她心里终究是心疼她的。

她养育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如何能不心疼?

唐婉也逐渐察觉到唐惜与母亲之间的不对劲,看着唐惜脸上的巴掌印,似是明白了什么。

“或许小惜怕您见到伤口担心,才不肯让您一起去,不如这样吧,俊皓哥,你能不能陪小惜去检查一下伤势?”

听到唐婉再次提及程俊皓,唐惜才察觉到病房里男子的存在,他静默的待在一旁,双眼从未离开过床上的女子,只想默默的守护着她。

“好。”

程俊皓走至唐惜的身边,看都未看她一眼,径自出了病房。

唐惜跟在他身后,心里暗暗盘算,她想要攻略程俊皓,首先得除去她对女主的威胁力,再有便是要改变他对她先前所有的坏印象。

她想前者她应该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但这后者,她怕是得多花点心思。

当护士要给唐惜上药时,程俊皓便要站在门口等候,却被唐惜一把攥住了衣角。

“何事?”

唐惜听着他漠然的声音,讪讪的抬眸与他对视,语气几近于恳求,

“我怕疼,你能不能在这陪我?”

2020-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