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护士程俊皓想也不想的就要拒绝,唐惜却急声道,“只要陪一小会儿就可以。”

见着女子泛着水光的杏眸,程俊皓并未再动身,而是站在了她的身边。

当她身上的外套脱下时,程俊皓的呼吸瞬时一滞。

手臂上大片的挫伤,血水已然杂着灰尘黏在了伤口上,情况之严重根本不似女子方才所言,没事。

程俊皓不禁移开了清眸,望着女子的侧颜,左脸已经有些红肿,绣眉痛苦的拧在一块,紧咬着嘴唇,强撑着不吭一声,只有她攥着他衣角的手不停的颤抖。

在他的认知里,那些个名媛千金一直都很娇贵,一点疼都受不住,她倒是挺能忍。帮她包扎好后,唐惜的额头上已然蒙出一层细汗,轻呼了一口气,唐惜见着她的手还扯着男子的衣角,那名贵的西装布料已然被她扯得皱皱巴巴的不成样子,赫然脸红,

“谢谢。”

程俊皓淡淡应了一声,望着女子脸上的红印,还是提醒了一句,

“这个需不需要挡一下?”

唐惜这才反应过来,她的脸还肿着呢,将头发放下,全都放在了左边,长长的头发正好将左边脸挡住,不仔细看基本上看不出来。

“谢谢。”

“不用客气。”

唐惜却是唤住了他,“我还欠你一句谢谢,若不是你拦住了母亲,怕是我两边脸都得遭殃。”

“我更要谢谢你,没有像他们一样。”

程俊皓看着埋首低声致谢的女子,微微颔首,沉默着提步离开。

唐惜再次回到病房时,只见着谢琛正端着一碗粥喂着唐婉。

“小惜,你回来了。”

唐惜朝着她颔首,却感受到谢琛如利刃一般射来的眼神。

他这是在怪她破坏了他们的二人世界?

“对了,俊皓哥呢?他不是跟你一起去了吗?怎么没有见到他?难道是离开了?”

唐惜拧起了眉头,程俊皓在她之前一步就回到了病房,按道理以他对唐婉的关心程度,不会不说一声就离开,难道是......

唐惜向唐婉叮嘱了几句,打了一声招呼便离开了病房。

她看着长长的走廊,询问了好几个护士,才问到程俊皓离开的方向。

走廊尽头的安全通道,她推开门,正见着程俊皓依靠着墙,手里还夹着一根烟,而狭窄的楼梯口里已然满是烟草味,他怕是已经抽了不止一根了吧。

“好端端的为何要抽这么多烟?”

见着突然出现的女子,程俊皓态度比先前冷漠了几分,显然是心情不好。

“与你无关。”

男子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更是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然之意。

唐惜不禁挪动了步子,朝着男子靠近了一寸,抱着手望着他那颓然又冷清的样子,心疼又无奈。

“你之所以这样,是不是看见了谢琛给唐婉喂粥?”

程俊皓闻言,握着烟的手忍不住抖动了一下,身上也沾染了些许烟灰。

他并未回答她,可她也不恼,继续道,

“你喜欢唐婉。”

程俊皓的眼波微微晃荡了一下,虽然只是一瞬,但唐惜还是捕捉到了。

“既然喜欢她,为什么不告诉她?”

程俊皓垂眸望了一眼女子,眼神漠然,“何必要告诉她,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望着浑身都散发着忧郁气质的男子,触及到他眼神里的落寞,她忍不住的心疼。

“所以即便得不到回应,也要默默的喜欢,默默的守护她,这样对你来说,真的很好吗?”

似是被女子戳中心中的痛处,男子将手里的烟扔进了垃圾桶,作势就要推门离开。

唐惜又岂会轻易放他离开,她径自上前,拽住了他的手腕,触碰到男子的五指,甚是冰凉。

“若真如你所言的很好,那你又岂会一个人躲在暗处,舔舐伤口?”

“别说了。”

唐惜的话一声一声钻入他的肺腑,他不想听,更是不敢听,察觉到男子挣扎,女子松开了他的手腕,用身子挡住了他面前的门,仰头与他直视。

“你是怕表露真心后,被她拒绝吗?”

程俊皓沉默着撇开了眼,显然是被唐惜再一次的说中。

“与其默默喜欢,不如放手去追,像你这样优秀的人,她未必不会动心。”

听着女子鼓励的话,程俊皓心头微微一动,

察觉到男子眼里的犹豫,唐惜乘胜追击,“其实你不用怕,无论她接不接受你的心意,你依然可以守护在她的身边,不是吗?”

程俊皓在唐惜一句又一句的劝说下,脸色逐渐缓和。

“若是你真的想好了,我可以帮你,就当是作为你之前帮过我的报答。”

“你帮我?”

程俊皓倒是没有想到唐惜竟然会这么说,拧着眉头,眼神里带着提防带着犹豫。

唐惜知道她现在主动追求他,定会遭到无情的拒绝,搞不好还会让他对自己避如蛇蝎,倒不如假借帮她追求唐婉为理由,留在他的身边,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她就不信,她还拿不下他!

“你是不相信我的能力吗?还是不相信你自己?”

程俊皓陷入了沉默,他的心此刻是慌乱的,他也不知道他是继续隐藏爱意,还是如唐惜所言,放手一搏。

或许他心里其实也是奢望得到小婉的回应的吧。果然自欺欺人最为致命。

2020-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