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城下了三天的雨,天气阴沉的像要塌下来一般。

花如锦跑到KTV包厢外,焦急的敲了敲门,“成帷,成帷哥哥我来了!”

女人面容憔悴,双眸已经布满血丝,她的长裙被水渍溅的脏兮兮的,头发也格外凌乱。

她急的焦躁难安,不知所措。

如今这种情况下,叶成帷是她唯一的希望。

咯噔!

包厢的大门打开,开门的人她不认识。

花如锦的目光躲开她,直接落在了远处的叶成帷身上,“成帷哥哥,言默阿姨不是妈妈害死的,我们没有害死你的妈妈。”

“你救救妈妈好不好?她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叶成帷正和几个朋友喝酒谈心,精致的面容上多出了几分嫌弃,他握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顿,提醒开门的男人,“把这条乱吠的狗丢出去。”

他声音沉冷,眼里的恨意让他心寒。

在叶成帷的心里,她和妈妈是害死了言默阿姨的罪魁祸首。

言默是叶成帷的妈妈,是花如锦妈妈的闺蜜,言默阿姨生病之后,一直是妈妈陪在言默身边。

后来言默阿姨忽然去世,叶成帷查出,是言默阿姨的药出了问题。

叶成帷说,是妈妈害死了言默阿姨。

当年若不是叶老爷子拦着,叶成帷便要将妈妈松进监狱。

可当年的事情和妈妈无关,花如锦相信妈妈的话。

男人抓住了她的胳膊,准备将她往出拽,“叶少夫人,走吧,就算是滚,你也要滚的有尊严吧?”

花如锦匆忙挣脱,跑向叶成帷,却再次被人拦住,“成帷哥哥,我们没有害死言默阿姨,妈妈没有换掉阿姨的药。”

叶成帷听了,忽然就轻笑一声,视线里讥讽更盛,“那你跟我说说,妈妈的药是怎么回事?当时只有你妈在我妈妈的房间。”

“亏我妈妈一直让我娶了你,把你当做女儿,当做儿媳妇疼爱,花如锦,你配吗?”

“你和你那妈妈胡思一样,都是不要脸的贱蹄子。”

花如锦面色一僵,心脏狠狠的发着疼,尽管他不是第一次羞辱她了,可这一番话,还是如刀子一般刺进了她的心脏。

言默阿姨坚持,最大的心愿就是叶成帷与她结婚,可他似乎不愿意,这件事情,亦是叶成帷的心结。

可婚后两年,叶叔叔去世,叶成帷独掌大权,她这个名义上的妻子直接被他扫地出门。

带着和她的婚姻,叶成帷光明正大的带着顾言希回家。

花如锦咬咬唇,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如今不是她计较这些的时候,“言默阿姨疼爱我,可妈妈又何尝不是把你当做自己的孩子照顾?”

花如锦紧紧的握着拳头,顾不得周围人嘲讽的目光,她只想求他借钱给她,给妈妈治病。

顾言希也冷笑一声,“胡思就是杀人凶手,当年没把她送进监狱,已经是给足了老爷子的面子。”

花如锦急得直跺脚,“妈妈不是杀人凶手,算我求你了,好不好?”

“求我?”这两个字,着实是提起了叶成帷的兴趣,他喜欢看她这幅卑微的样子,这让他心里的恨意得到了发泄。

他冲着她勾了勾手指,如戏弄一条不堪的狗,“既然如此,爬过来,好好的求求我,说不准,我会给你一笔钱。”

2020-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