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如锦面色一僵,身体如被抽去了力气,视线木讷,诧异,不敢相信。

被心爱的男人如此羞辱,还真是比死都要难过,可现在的她就连死都死不起,而且这样的羞辱,也不是第一次了!

她垂下目光,僵持片刻,“是不是我爬过去,你就借钱给我?”

他抽出一张银行卡,扔到了自己的脚下,狠狠的捻了捻,“爬过来,求的我满意了,这里的钱就是你的。”

花如锦的心脏如被狠狠的撕裂,却还是咬了咬牙,噗通一下跪在地上。

赤裸裸的注视之下,她带着各种嘲讽和同情的目光,一步一步的爬向他。

包厢里,所有人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气氛格外的诡异。

顾言希双手环胸,得意洋洋。这就是夺走她叶少夫人这个位置的代价。

她爬到他的面前,低着头,羞耻的眼泪吧嗒吧嗒的砸在地上。她抬起瘦弱的小手,试图捡起地上的银行卡,却在那一刻,痛苦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踩在她的手上,冷冽的目光紧盯着她,“你就是这样求我的?这张卡里有二十万,说说,你和你妈妈这样的女人,值这个价吗?”

“我们结婚多久了?按照外面的小姐去卖,你的一晚值多少钱?”

“成帷,我和妈妈,没有害死言默阿姨。”带着满心的痛楚,她还是小心翼翼的开口。

“没有,没有,到现在你都不承认。”叶成帷沉冷的声音撞进她的耳朵,怒火直冲脑海,下一刻,他直接抓住了她的头发,将她拽了起来。

众目睽睽之下,他拖着她走出包厢。

“疼,成帷你放开我。”花如锦疼的冷汗直流,将近晕厥。

车上,他恼火的将她压在后座,不断的在她的身上发泄,“看看你现在的模样,和那些出去卖的女人有什么不同?”

他捏住了她的下巴,开口提醒,“叫啊?学着那些女人,给我叫的浪一点。”

花如锦的眼泪流下来,痛苦的捂住了小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粗鲁,她的小腹一阵一阵的发疼。

她痛苦的承受着他带给自己的一切,思绪不禁回到了小时候。

她随着妈妈到叶家做客,对他一见钟情,闺蜜说,一见钟情都是源于见色起意,花如锦并不否认。

叶成帷的这张脸,着实是好看。

她跟在他的身后,甜甜的笑,“成帷哥哥,以后长大了,我给你做新娘,行吗?”

“想做我的新娘,你可要努力了,好好学习才是你现在最该做的。”他抬起手,戳了戳她的额头,抱起篮球转身就走。

只因为叶成帷的一句话,自那以后,花如锦的学习成绩蒸蒸日上。

她搞不懂,那么美好的相见,那么美好的开始,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血……

看着身下的血迹,花如锦的脑子嗡嗡作响,思绪被拉回现实。

叶成帷睡过她,这不是第一次,可这女人又流血了!

叶成帷嘲讽的说道,“花如锦,我是不是应该怀疑,当时你所谓的第一次,也是假的?”

2020-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