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捂着脑袋,声音微弱。

此时眼前凭空出现了一个虚拟对话框:【宿主违规表现:对男主有不爱之意。】

……宋知绿心里顿时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可是,脑海里那警报声实在太尖锐了,再加上身上的药性,难受的要命。

“那要怎么做?”她无奈求问。

【向男主表达爱意,获得示爱值,进而得到角色自由度。】无情的机械音在脑海里响起。

宋知绿这会儿明白过来,她越是想离男主远点而,越得对他示爱来获得角色自由来完成!

什么鬼!这不是在玩她?

镜中的自己脸上慢慢染上潮红,眼神也开始有些迷离,喘息声也越来越重。

再这么下去肯定出事!

“有没有解药?”宋知绿察觉到体内的热浪再次袭来,也管不了其他。

【系统需要宿主向男主示爱从而开放相关功能。】

日!宋知绿差点气的吐血。

这时,房门处响起动静。

“滴”的一声响,房门从外面打开。

拿着房卡的宋琉竹的心在兴奋地狂跳,她仿佛能预见一双男女衣不蔽体在床上交缠的不堪画面。

出轨被丈夫捉奸在床,她的好姐姐,就要身败名裂了……

宋知绿这么嚣张跋扈又高傲的性子,要是发现自己被一个普通男人给睡了,一定会很痛苦吧!

那场面,一定很好看。

然而,门一打开,就见宋知绿好端端地站在门口,身上的浴袍将她裹得严严实实,什么都没有。

宋琉竹脸上装出来的震惊的表情此时非常的真情实感,她怎么都没想到,宋知绿竟然毫发无损?

“姐……姐?”

宋知绿没有搭理宋琉竹,却一眼看到了站在最后的裴斯承。

男人一身笔挺的黑色高定,头发利落梳起,他的皮肤偏冷白,如墨般的双眸深邃漂亮。鼻梁高挺,嘴唇稍薄唇形却性感。这五官,精致的近乎完美。

只是,浑身的气质却泛着冷冽和威压,那张俊脸此时正淡漠地看着自己,仿佛自己是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

宋琉竹见身后两个男人没有动静,心里一动,张口便道:“姐姐,你、你房间里怎么有个男人?”语气唯唯诺诺的,声音确实大得惊人。

这话让在场的两个男人不禁皱眉,才站在门口,她怎么知道房里还有男人?

而宋知绿早就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浑身翻涌的燥热以及脑海中对的警报声让她只知道,自己得立刻、马上向裴斯承表达爱意!

许是看出了宋知绿目光里的灼热光芒,裴斯承的眉头皱得更紧,人也反射性地准备往后退。

宋琉竹还要说什么的时候,就见宋知绿眼圈一红,直接伸手拨开她,冲进了刚准备往后退的裴斯承的怀里。

“老公!我好想你!你终于出现了!真好!”

这一连串黏腻的话出来,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裴斯承还未反应出来,只见宋知绿往他怀里又蹭了蹭,软糯的声音更加委屈可怜:“老公,有坏人勾引我,可是,人家心里只有你!”

怀中的少女脸色潮红,柔软的身子烫的惊人,裴斯承感受着怀里不属于自己的香甜气息,心跳顿时一瞬的紊乱。

但也只是一瞬而已,下一刻……

2020-2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