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扇了一耳光的李伟这里,他摸了下脸,沉着脸看着站在那里的宋知绿,心里清楚对方这会儿有些清醒了,他得快点把事办成!

那女人虽然穿了浴衣,可是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却依然那么性感火辣,本就喝了些酒的他这会儿胆子更大,看向宋知绿的目光里满是露骨的欲望。

于是,他重新起身,一边解开裤腰带一边向窗边的宋知绿走去。

“宋知绿,乖乖过来躺下,哥哥我会让你舒服的……”

宋知绿此时暗暗地掐着自己的手腕,让自己维持清醒,她看着走路有些不稳的李伟,眼底满是警惕。

待李伟走至身前,刚欲推倒她的时候,宋知绿蓦地开口:“你是为了宋琉竹?”

女主的名字果然管用,李伟顿时愣住,而后有些气急败坏:“你胡说什么?关琉竹什么事?”

宋知绿知道此时就是最好的时机,她当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微微屈膝,竭尽全力重重一脚,狠狠揣在了李伟的要害。

“啊!”于是,杀猪般的惨叫声从李伟的嘴里发了出来,他双手捂着受伤的要害,难以坚持地倒了下去,涨成猪肝色的脸上,五官皱成一团,嘴里哆哆嗦嗦的,一点还击之力都没有。

宋知绿这才稍微放松了一点,她微微低头,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地上痛的打滚的李伟,“你是为了宋琉竹吧!为了她,你心甘情愿地当个强奸犯,你可真贱!”

“你、你!”李伟痛的不能反驳。

“哼!今天姐姐就教教你,什么叫罪有应得!”宋知绿话音刚落,顺手拿过一旁的花瓶,就这么往李伟的肩膀上用力一砸。

“啊!”再一次的猪叫声响起,成功地让出现在走廊上的三人顿步。

一身西装笔挺的裴斯承微微一顿,侧头看向一旁的周理:“什么声音?”

“猪叫?”周理半开玩笑地开口。

宋琉竹忍笑摇头,“我也不知道,还是先找姐姐吧!我好担心她!”

裴斯承面色淡淡的,一旁的特助周理却是礼貌微笑:“不必担心,我们已经派人调了监控,看到宋小姐进了1806号房间。”

“嗯嗯,谢谢裴大哥和周大哥了。”宋琉竹温良一笑。

“叫我裴总。”裴斯承听到这话,登时开口,让宋琉竹脸上的笑容僵在那里。

她整理了自己的表情,笑着答应,“是,裴总。”

然而,她的心里却很是难堪,更多的还有愤怒。不必担心?她才不会担心宋知绿呢!她巴不得宋知绿那个贱人出些什么事才好!

房间内,收拾完李伟的宋知绿拿了手机,拍下证据后,这才去浴室洗了冷水脸,整个人都清醒不少。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宋知绿安慰自己道:没事,这件事一过,就立马和男主离婚。裴斯承,谁爱要谁要!反正她不要!

就在这时,脑海中突然想起一阵警报声【人物违规!人物违规!】

嗯?穿书还绑定了系统?看过很多小说的宋知绿震惊不已。

还不待她多作反应,脑海中接连不断的警报声太过尖锐,宋知绿只觉得自己头疼欲裂。

“什么?什么违规?”

2020-2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