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珠诧异的看着轮椅上的男人,再看看他的腿,最后落在那个名字上,茶色的眼眸有着说不清的复杂情绪。

甄珠久久没上电梯,电梯就要关上。

眼看着和眼前的能量擦肩而过,甄珠情急之下,出手了!

下一刻,就要合上的电梯多了一只纤细白皙的小手,使得面无表情的虞辞年都忍不住抬眸看来。

清冷孤寒的目光,让人不敢直视。

甄珠深吸一口气,抬脚踏入电梯,抱着水晶球的手紧了紧,就在她不知道该和虞辞年开口的时候,耳边响起那个熟悉的声音。

白日梦可梦:“滴滴,发现能量体,请立刻握手,补充能量。”

甄珠看着浑身散发着凌人气息的残废男人,她不敢动手,怕被打。

见甄珠毫无任何动作,继续提醒:“请立刻握手,补充能量,能量体双腿外力导致瘫痪,若想正常行走,握手五分钟,走路两小时。”

白日梦可梦:“所以你不要怕被打,你的举动,能让他美梦成真,眼前的男人,迫切的想走路,摆脱残废的双腿。”

甄珠迟疑的脸上,闪过一抹亮光。

而虞辞年,察觉甄珠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腿上,放在腿上的双手下意识握紧,他的双腿就是他的痛。

虞辞年脸色更冷了。

就在赵烈准备提醒甄珠眼睛不要乱看的时候,电梯到了,是他们所在的楼层,赵烈推着轮椅要下电梯。

苦于不知道如何握手的甄珠情急之下,直接开口:“帅哥你好,我是甄珠,很高兴认识你。”

“......”赵烈吓傻了,这个女人她怎么敢,她有天大的胆子吗?

虞辞年愣了一下,很快恢复冷漠,阴郁寒凉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小手上,她礼貌的想和他握手。

虞辞年冷笑,三分嫌弃七分鄙夷:“走开,我对你不感兴趣,别把主意打我身上,我不做你的生意。”

甄珠被他说得一愣,随即焕然大悟,脸都气红了,跺脚道:“你误会了,我不是那种女生。”

虞辞年打量了一眼裹着浴巾,踩着拖鞋,几缕湿发披散街头的甄珠,长得有几分姿色,可惜不干人事。

虞辞年对她说得信服力几分为零:“哦,那你是哪种女生?”

甄珠讪讪一笑:“我就是想和你握个手。”

虞辞年无情嘲笑:“你我互不认识,你贸然打招呼,找我握手,不就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

“抱歉,是我唐突了。不过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多说无用,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可以让你的双腿重新走路。”甄珠说完,强势的抓着虞辞年的双手,茶色的眼眸,真诚的看着他:“相信我!”

甄珠的举动太过突然,是他们没想到的,大手被温软的小手握着的那一刻,虞辞年只觉得有电流蔓延全身。

就连多年毫无知觉的双腿,此时酥麻刺痛,这个发现,让虞辞年瞪大双眼,寒眸中闪过浓浓的不敢置信。

赵烈“!!!”

赵烈看着他家虞少被人冒犯,拎着甄珠背后的浴袍就要把人甩出去,抓着一把甄珠的头发,疼的她猛吸气:“松手松手,我没有恶意,就是想和虞辞年握个手。”

“你松开我们虞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赵烈咬牙切齿,是他的错,让人伤害了虞少,他失职了,要是被炒鱿鱼都怪她。

1,2,3,4,.......

甄珠默念,希望五分钟快点过去,只是现在看起来,五分钟过得太慢了,五分钟还没到,她觉得自己马上要秃头了。

就在甄珠希望时间快点过去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2020-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