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一个大力的拉开了,甄珠狼狈的被摔在电梯外面。

“你给我等着!”赵烈狠狠的瞪了一眼甄珠,关心的查看虞辞年的情况:“虞少,你没事吧?”

“都是我不好,没保护好虞少,让这个女人冒犯你,我......”

赵烈还没说完,坐在轮椅上的虞辞年双手扶着轮椅,软绵如面条的双腿,再一次支撑他的身体,缓缓的站起来......

站起来了?

别说是赵烈,就是虞辞年自己都吓了一跳,不敢置信的看着笔直站立的双腿,他尝试的迈开步子,颤巍巍的走了几步。

即使双腿有点酥麻,久违的能够行走的感觉,激荡着虞辞年一颗冰封的心,寒眸闪耀着无尽的光芒,一抹水色氤氲。

虞辞年激动的抓着裤子,看着自己生疏的迈开步子,在走廊上走来走去,确定自己真的可以走路。

掐的大腿生疼,虞辞年知道,他不是做梦,他真的可以走了!

赵烈久久不能反应过来,看着来来回回走了三圈的虞辞年,欣喜不已:“虞少,虞少你可以走路了!”

虞辞年笑着点点头,阴郁冷漠的脸上难得露出一抹拨开云雾的笑:“我的腿,好了!”

甄珠背靠墙壁,并未走开,而是看着重新站起来走路的虞辞年,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真的那么厉害。

“握手真的能让他站起来,太厉害了吧,白日梦简直不要太神奇了!”甄珠震惊,抱着水晶球,视若珍宝。

甄珠佩服:“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水晶球内,一抹红色注入,使得水晶球变成了红色,甄珠好奇:“怎么回事。”

白日梦可梦:“不用惊慌,不过是注入了能量而已,以后就是这样收集能量,握手时间越长,收集的能量越多。”

甄珠好奇:“不会要握手一辈子吧?”

白日梦可梦解释:“不用,按照能量体内的能量来说,基本上能量收集完成的那天,他们就能实现自己的白日梦。”

甄珠表示:“虽然不太懂,不过我会尽量和他们多握一下手的。”

“他们是随即的,还是有什么依据?”

白日梦可梦傲娇表示:“当然有依据,只有负能量能量达到一定程度,也就是偏执,绝望,伤心,后悔等,就会被我感知,才会被选中成为被收集的对象。”

甄珠懂了,她当时就是不想活了,对这个自己的的人生充满绝望后悔,迫切的想要重来一次。

所以甄珠重生了。

因为她达到了白日梦的要求,它来帮她重生了。

白日梦可梦知道她粗略的懂了,也就不再浪费能量,消失了。

就在甄珠和白日梦可梦交流的时候,虞辞年获得的能量消耗殆尽,双腿一软,无力且狼狈的摔在地上。

甄珠瞧着大帅哥摔倒,心疼的皱了皱眉,长得好看就是占便宜,让她都有了恻隐之心。

好在地上铺着地毯,就算摔倒了也没什么。

虞辞年只是没想到,他的双腿又变成了之前那个软绵无力,无知无觉的废腿。要不是切身体验,他不敢相信自己还有站起来的一天。

喜悦被这一摔给击碎了,深眸含着无尽的不甘和痛苦,他趴在地上,暗暗咬牙。

赵烈上前,把人扶起来:“虞少!”

虞辞年知道,眼前怪异的女人,怕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能力。

虞辞年坐在轮椅上,抬眸看向那个靠着墙壁的邋遢女人,满心的疑惑需要她解答,嗓音清冷:“你对我做了什么?”

“就和你握个手而已,我知道,你想重新站起来。”甄珠嘴角含笑:“方才你也看到了我的能力。”

“何止是看到了,我还体会到了。”那种站起来的感觉,让他再也难忘,虞辞年警惕又探究的盯着眼前的女人:“你有什么目的?”

甄珠被问的一愣,她看着眼前俊冷如冰的男人,寒眸深邃,带着警惕和防备,她知道,眼前的男人不好相与。

甄珠当然是有目的的,她要收集能量,而他身上就有。

甄珠不知道他有什么,聪明的反问:“你能给我什么?”

2020-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