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有为……她怎么会来这里?”顾雪娇生气的扯过身旁的男人,指着刚进入宴会厅肤白貌美的姜宁质问。

姜宁是姜有为的女儿,却不是她顾雪娇的女儿,是姜有为和前女友的私生女,前女友生下孩子不知所踪,姜宁从小跟着姜老太太住在乡下。

此刻的姜宁穿着一袭黑色长裙,双手附在身前拿着什么框架,举手投足间尽显冷艳高贵。

如瀑布一般的长发规矩垂落,小脸精致,薄施脂粉,灯光照耀下,她美得让人心醉。

她的出现,引起了全场注意。

都在想这是谁家的小姐,想找机会认识一下。

姜有为疾步到姜宁身边,一脸不满:“我不是说了忙完就回去,你跑来这里做什么?这里不是你能来的,赶紧走。”

姜有为抓上姜宁的胳膊,要将她带离宴会。

今天是他岳父顾老爷子的生日宴会,而昨天……就在他为岳父生日宴忙前忙后时,接到姜宁的电话,姜宁说,姜老太太自然死亡了,让他回老家一趟。

他没有回去,没想到,姜宁竟找上门来。

她这是要搞死他啊!

顾家是营城首富,姜有为娶了首富唯一的女儿,成了人生赢家。

而姜宁,就是他人生中的最大污点。

尽管她已经十八岁了,姜有为见她的次数屈指可数。

除了他和顾雪娇知道姜宁的存在,其他人都不知道他姜有为还有一个私生女,所以……姜宁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可是……姜有为已经很用力的拽姜宁了,她却任纹丝不动的立在原地。

姜有为气恼不已,沉声道:“姜宁,你到底要干嘛?”

姜宁将手中拿着的遗像转向姜有为:“我带奶奶来看看,看看你为什么没有回去。”

下一秒姜有为脸色大变,黑如锅底:“姜宁,你……你疯了,你怎么能够把遗像带到这里来,快,收起来。”

一面着急忙慌的说着,一面要将遗像转面背过去。

可姜宁就是要让大家看看,姜有为伪君子的一面。

“爸,你不认我没有关系,可奶奶死了,你连奶奶最后一面都不去见吗?”姜宁抓着姜有为的手,一脸哀戚。

姜有为脸色铁青,抬手挥甩开姜宁:“你在胡说什么?”说完,连忙看向周遭,大家看他的目光变得耐人寻味。

他们的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令姜有为极为羞愤。

姜宁趔趄,身后有人扶住了她。

她回眸,与他那黑曜石般的璀璨子瞳对视而上。

“小心。”他笑着提醒,精致立体的五官很是邪魅。

谢淮并不是一个爱多管闲事的人,只因这个女孩是他在寻找的人。

他也是刚刚收到的消息,既然是他要找的人,他的人可是不允许别人欺负的。

“姜总,对小姑娘动手,可有损你的身份啊!”谢淮单手插兜,另一手搭放在姜有为肩膀上。

姜有为拧眉,只感觉肩膀压着千金重:“谢……谢少,你认识她?”

谢淮,帝都四大家族之首谢家少爷,顾老爷子请的贵宾。

像他这样的大人物,会认识他的这个私生女?

若真认识……

“不认识。”

“不认识。”

姜宁和谢淮竟异口同声的说道。

姜有为闻言,紧绷的面色不由得一松,不认识就好。

那看来谢淮出手帮姜宁,也就是一时兴起。

姜宁瞥了谢淮一眼,她不喜欢欠人情,尤其是不认识的人。

谢淮盯着姜宁嘴角勾起一抹玩味。

暂时不认识,但很快关系会很熟很熟……

2020-3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