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少怕是误会了。”顾雪娇见姜有为解决不了这个死丫头,只能亲自出马,还叫了保镖来。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疯丫头,竟敢在我顾家宴会上放肆。”

“来人,给我将她轰出去。”顾雪娇眸内迅速划过一抹狠厉。

姜宁对于眼前的亲生父亲毫无感情可言,只是想到奶奶去世前还盼着父亲能够回家看她一眼,她就生气。

她打过很多电话给姜有为,都被他以忙的借口搪塞。

如今奶奶不在了,无论如何,她都要让姜有为回去安葬奶奶,见奶奶最后一面。

至于之后,她也不想和姜有为有任何关系。

“哦?疯丫头?”谢淮目光打量姜宁后,姿态慵懒道:“奇怪了,怎么我看见的是个漂亮姑娘,怕是姜夫人眼睛出了问题,看瞎了。”

顾雪娇被怼得,面容失色。

姜宁看了谢淮一眼,是感激。

“我可以走,只是……”

“爸,奶奶还等着你给她磕头,你在这里磕,还是去外面磕?”姜宁问姜有为。

姜有为大受刺激,怒不可遏:“磕什么头?我不认识你,你们还杵着干嘛,还不快将人弄出去。”

“丫头,你这样触我顾家霉头,我记住你了。”顾雪娇绝对不会轻易原谅姜宁今日之举。

绝对!

顾雪娇目光示意下,手下上前,一手扣上姜宁的肩膀。

谢淮正欲开口。

姜宁抢先,冷声道:“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可以解决,不用你插手,谢谢!”

谢淮:……

只见姜宁微微泛红的眼睛盯着姜有为:“看来爸是选择在这里磕,那好……”语闭,在所有人完全没有看清楚姜宁出了什么招式时,原本站着的姜有为就已经双膝跪地了。

顾雪娇满面诧异,惊愕的盯着姜宁。

“愣着干嘛,拖出去。”顾雪娇回神,满脸怒意。

若非众目睽睽,她绝对不会让姜宁好过。

这账,她之后再找这个死丫头算。

姜宁目的达到,再闹下去没有意义,没有反抗,任被顾家保镖带离宴会。

离开宴会前,看见顾雪娇生气的将跪在地上的姜有为拽了起来。

姜宁嘴角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

姜宁离开后,宴会继续。

只是大家的话题,就都不是那么好听了。

-

谢淮追出酒店,看见姜宁正站在马路边。

“去开车。”谢淮对手下林睿说完便朝姜宁走去。

姜宁在拦车,却没有一辆车为她停下。

“这里是打不到车的。”

闻声,姜宁转身,目光戒备的盯着谢淮。

谢淮表现友好,嗓音低沉:“节哀。”

“谢谢!”尽管谢淮给姜宁的是一种陌生感,但莫名的让人讨厌不起来,也许是因为他有着一副仿若从漫画中走出来的好看皮囊吧!

长得好看的男人就和长得漂亮的女人一样,让人没有抵抗力。

更何况是喜欢一切好看和漂亮东西的姜宁。

姜宁觉得接下来谢淮应该离开。

可是他没有。

姜宁拧眉:“先生,你还有事?”

“有事。”

2020-3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