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谢淮目光沉重的看了一眼姜宁怀抱中的遗像:“找你奶奶治病的,但现在……有点遗憾,没能见到她老人家。”

姜宁打量谢淮,虽然找奶奶的医客很多,却年长居多,像谢淮这么年轻的,又长得好看的,还真没有。

“不过我想老人家虽然不在了,可你是她的孙女,一定已经继承了她的衣钵,医术不凡。”姜老太和姜宁虽住在乡下,祖辈却是中医世家,并且医术传承至今。

“你没病。”姜宁从小各方面的感官都异于常人,在医术方面的造诣更是高超,不用全靠望闻问切,她便能够判断一个人是有病还是没病。

果然,谢淮没说错,姜宁懂医术。

她自信的神色和笃定的语气皆来自她的能力。

“要看病的不是我,是我爷爷,他的双腿不知为何时常莫名失去了知觉,所以……”

不等谢淮把话说完,姜宁便朝他伸出了一只肤色洁白的手。

“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吧!眼下我还有事情需要处理,等处理完,联系你。”帮他,就当是还他宴会上的情。

女孩声音轻轻柔柔的,像微风轻拂耳畔,留下一片美好。

“好。”谢淮没想到女孩会如此干脆的答应。

随手从怀里掏出一支笔,性感的薄唇嘴含上笔帽打开的同时,左手伸过去,抓住她的手。

第一次被异性触碰,姜宁手下意识的回缩。

谢淮却抓得更紧。

四目相对,姜宁不自然的问:“你就没有名片?”

“没有。”谢淮回答得干净利落,硬朗的面容上丝毫不欺。

当笔尖触及上她白嫩肌肤那一刻,感觉酥痒。

他,头发茂密乌黑,剑眉下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一个男人长得如此的俊美绝伦,天下少有。

在谢淮收笔那一刹,他的联系方式已经被姜宁默记下了。

这时,手下林睿开着大奔越野车过来。

“去哪儿,我送你。”

“蓝博湾姜家。”

谢淮微怔了片刻,为姜宁拉开后座车门。

姜宁上车后,正当谢淮要紧跟着上去,姜宁却直接带上了车门。

谢淮:???

最后谢淮只能拉开副驾驶位车门,坐上去。

上车后,见林睿憋着笑,咬唇,沉声命令:“蓝博湾姜家。”

“是,老大。”

谢淮透过后视镜看向后座的姜宁,只见她面色沉重的看着车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令谢淮不明白的是,她刚刚才在宴会上闹出大动静,这会儿怎么又自己主动送上门去。

她叫姜有为‘爸’,可是很显然不管是姜有为还是顾雪娇,都没有承认她的身份,他们之间到底是怎样的关系?

“停车。”姜宁突然出声,林睿一个急刹车,稳稳停下。

谢淮回头,姜宁已经推开车门,下车去了。

关上车门,她来到副驾驶门外,谢淮下意识落下车窗。

她问:“你叫什么名字?”

“谢淮。”

“谢淮……”她品了一会儿,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姜宁。”

“姜宁……”

“谢谢你送我过来。”说完,姜宁给了谢淮一个小药瓶:“这是报酬,一天两粒,缓解牙痛。”

谢淮是没病,可来营城他突然就牙痛了。

小药瓶紧握在手掌心里,如同一股暖流蔓延开来。

2020-3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