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宛萧见麻药起了作用后,迅速在他胸口中箭的部位消毒之后,戴上无菌手套,拿出手术刀,把中箭部位的肌肉划开......

这种长箭都带着倒刺,若是直接拔出,会连皮带肉连在一起,还因为伤口的突然迸裂加速出血。

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刀子割开箭头四周的肌肉,再小心翼翼的把箭头拔出来。

箭头拔出的那一刹,鲜血飞溅。

苏宛萧将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洒上止血粉的纱布快速的按在伤口上,进行压迫止血,同时飞针走线,极快的缝合伤口......

创口并不大,只是没有助手,她一个综合人要比平时慢了许多,若是有助手的话,像这样一个伤口最多几分钟就能缝好,现在足足耽误了一刻钟。

缝好伤口之后,苏宛萧又给宇文湛注射了一只抗毒血清。

这时宇文湛的麻醉过去,已经有醒来的趋势。

苏宛萧想了想,用小刀刮去药丸的表皮,放在嘴里尝了尝,确认是内服的止血解毒的良药之后,才小心的喂入宇文湛的嘴里。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自己倒是累得满头大汗,两条腿软得站都站不住。

“拿热水进来。”

门外守着的众人忙都涌了进来。

“不用那么多人,只要有两个人帮着清理血污就行了,但千万不要碰到伤口。”

大夫和年长的女子留下来,帮宇文湛清理伤口。

这时宇文湛已经睁开眼睛了,倒不觉得伤口疼痛,就只是恶心、反胃。

“你们伺候着王爷吧,待会儿他可能会吐,不要让他牵动伤口。”

苏宛萧想了想又道:“三个时辰之内,王爷要禁水禁食,三个时辰之后才能喂给他一点水喝,等到六个时辰之后才能喂他喝小米粥。”

“若是其间王爷发热的话,你们再来找我。”

苏宛萧自己就很虚弱,折腾这一夜也是累得紧了,就只想回去休息。

不料,那个年长的女子恶狠狠的道:“若王爷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奴一定不会放过王妃!”

盯着女子那张愤怒的脸,苏宛萧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转身离去。

当晚宇文湛就发烧了,且一直都高烧不退。

大夫和林嬷嬤用尽办法,都没有能让宇文湛的体温降下来。

林嬷嬷哭得极其伤心,若不是王妃......可能王爷的情况不会这么糟糕!

都是这个女人,她不喜欢王爷为何当初又要答应嫁过来?

王爷若非伤心失神,怎么可能让刺客得手?

林嬤嬷实在替王爷不值,在王爷知道王妃要嫁给他的时候,竟然高兴得整夜睡不着,只想快点把她迎进府里,每天可以朝夕相处,可王妃竟然要致王爷于死地。

林嬤嬷也是气极了,跑到苏宛萧房中找她算帐。

“苏宛萧,老奴不管你是不是王妃,总之要我家王爷没了,老奴第一个找你拼命。”

看着极尽颠狂的林嬤嬷手中拿着刀子挥舞,苏宛萧也是吓了一跳:“到底怎么回事?”

“王爷他现在高烧不退......只怕是凶多吉少!”

2020-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