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宛萧大吃一惊:“不是跟你们说了,若是王爷发烧就来找我?”

她急得马上就要过去,却鬼使神差的停下来,打开药箱看。

这次药箱里除了一颗药丸之外,还有一包退烧药。

好神奇的药箱,虽然给的东西不多,却都能派得上用场。

苏宛萧拿了药就跟林嬷嬷出去了。

锦绣阁内隐隐传来侍女的哭声,她们看到苏宛萧进来,都忍不住用憎恶的眼神蹬着她......

都是她把王爷害得这么惨!

苏宛萧听到哭声就头疼:“你家王爷还没死呢,哭什么哭?”

她把退烧药拿出来,用温水调好,让人喂给宇文湛喝。

林嬷嬤一直用毒恶的眼神盯着苏宛萧,同时也不忘威胁:“王爷若是能退烧便更好,若是王爷没了,老奴舍了这条命也要让王妃陪葬!”

苏宛萧皱眉:“若是没我刚才的救治,你家王爷早就没了!要想你家王爷活命,你就给我乖乖的闭嘴,不要烦我。”

不到半个时辰,宇文湛的体温便开始下降,头上脸上的汗水细密如珠,不断的渗出来。

这是个好现象,这意味着退烧药已经起了效果。

苏宛萧指挥侍女给宇文湛擦汗,换干净的衣物,并且在宇文湛彻底退烧之后,又喂他吃下一颗药丸......

虽然她也不知道这颗药丸的具体功效,但她相信这东西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药箱里,绝对会有效。

此刻已传来鸡鸣声,天空露出鱼肚白。

苏宛萧自己的脚步也是虚的,口渴的要命,就哆嗦着给自己倒了杯水,喝完水之后,她也不敢再回去了,就留在这里等宇文湛苏醒。

等得时间久了,她禁不住坐在那里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赫然发现在面前被一道阴影笼罩,刚抬起头,,就只觉得胸口一闷,自己像是被拎小鸡似的被人拎住。

她瞪大眼睛,只看到宇文湛那张愤怒欲狂的脸,她只觉得连呼吸都是困难的,眼前也阵阵发黑.....

“苏宛萧!”

他咬牙切齿的愤怒声音几乎要穿透了她的耳膜:“本王身为你的夫君,你居然下得了这般毒手,世上竟有你这样的毒妇!”

苏宛萧因这一晚都不曾好生休息,体力很弱。

还被人拎小鸡似的拎半空,宇文湛大手一松,她整个人就软软的跌落地上,屁股摔得生疼。

此刻天色已经大亮,阳光透过窗户照着宇文湛那张冷酷得几乎凝着寒冰的俊脸,还有他眼底的那抹厌恶!

这是怎么回事?

苏宛萧不明白。

昨晚她分明尽心尽力的救人,为什么会受到这样的待遇?

“王爷,我承认不想嫁给你,可我不但没有害过你,还救了你一命,你这样恩将仇报,是不是太狠心了?”

“狠心?”

宇文湛眉宇间骤然腾出一股怒气,紧接着,把一样东西摔到她面前。

“你自己看这是什么?”

苏宛萧定晴一看,是一个带血的箭头,这箭头还是昨天晚上她从宇文湛身上取下来的。

但这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宇文湛看到她一脸茫然,气恼不已,吩咐下去:“把箭尖上的字给她看。”

侍卫捡起箭尖,拿到苏宛萧面前。

只见箭头上刻着一个小小的“安”字。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凭箭尖上刻的字就能定她的罪?

苏宛萧不明白。

“这是安王府的箭!”

宇文湛冷笑:“安王对你倒是一往情深,为了阻止本王娶你,他不惜派人暗杀本王。”

苏宛萧也想不出来事情竟然会是这样,但她迅速的在脑海中组织了一下,便脱口而出:“陷害,王爷这是陷害!安王是个忠厚之人,他绝对不会因为小女子而对王爷下毒手。”

“那这个呢?”

2020-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