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二零六零年,世界正式步入AI智能时代,任何犯罪在智能机械面前都变得无所遁形。

高楼大厦,这一条阴暗的道路上是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

不远处汽车鸣笛的声音刺耳,街道上穿插着巡视街巷的AI智能机械。

一个穿着校服,背着书包的女学生就站在那里,满手血腥,而躺在地上的那个中年男人心脏上还插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刀刃上满是鲜血,他油腻的脸上一双瞪大了的眼睛,指尖还在抽搐,很快就没了气息。

警车的声音由远而近,救护车紧跟其后。

施小唯,女,十九岁,某大学一年新生,家境富裕,父母留下巨额财产,在世的只有一个叔叔,于公元二零六零年六月十二日在某大厦街道杀人,涉嫌故意杀人罪。

被害人李某某,男,四十三岁,保险业务老板,死因为胸口中刀,失血过多。

审讯室只有一盏灯,原本就昏暗的房间使气氛变得更加紧张,施小唯坐在椅子上,审讯员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每一个微表情,以及她抓紧自己校服裤子的那双手,此刻早已经被攥的出了血。

“被害人李大业和你是什么关系。”

施小唯的声音沙哑,透露着一股寡淡的味道:“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

警员看了一眼CJ集团开发的测谎仪器。

的确没有任何的波动,眼前的这个十九岁的女学生,说的是实话。

警员翻动着手里的档案卷宗,说道:“我再替你回想一下,在杀了李大业之前,你还杀死了谁?你的叔叔,施启南?”

提到了这个人的名字,施小唯突然抬眼,那双眼睛如同琥珀一样的明亮,只是它的瞳孔是漆黑的,她的唇瓣干涩,脑海中浮现出接二连三诡异的画面。

一把水果刀,捅在了抚养自己多年的叔叔身上。

“是我杀的。”

施小唯说:“我用水果刀杀了他,就是用你手里的这一把。”

警员已经办案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看见在杀人后这么平静,就连情绪测探仪都没能检测到波动的杀人犯。

警员问:“为什么杀害你的叔叔?杀人动机呢?”

“动机?不需要动机,我就是看他不顺眼,我讨厌这个男人,所以我杀了他。”

“具体细节。”

施小唯循着记忆,面无表情的说:“我看见他在削苹果,问我要不要吃,我就拿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捅进了他的小腹,我觉得不解气,又捅了一刀,在他的胸口。”

两个审讯的警员面面相觑。

审讯室的门开了,走进来了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体态微微发福,看上去一脸严肃,警局局长权士鸿将手里的资料放在了桌子上,敲了敲:“问一问这个案子。”

“是,局长。”

审讯员看了一眼手里的档案。

案件发生在一个月以前,还未能侦破的案件。

CJ集团成立的学校,也是目前新兴科技的重点培育大学,一个月前,一名高级教授离奇失踪,探测队员未能找到教师的踪迹,同日,一名成绩优异的女大学生林妙妙坠楼身亡,这件事情依旧在调查当中,成了悬而未决的案件。

审讯员的语气就像是机械一样的冰冷:“你的老师杜正廷在一个月前失踪,你的同班同学林妙妙也在当日坠楼,对此你有什么印象吗?”

2020-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