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然,我有些不舒服,你可以早点下班回来陪我吗?”

陆语汐细弱的声音里带着极度的小心翼翼。

电话那头,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体贴:“嗯,我马上回来,给你一个惊喜!”

‘惊喜’二字被男人咬的极重,透着一股寒意。

随即就挂断了电话。

陆语汐叹了口气,低头看了眼自己鼓起来的腹部,她已经快大半年没见到林卫然了,再过几个月孩子就要出生了。

等这个孩子出生后,卫然就会和自己结婚了吧?

到时候,他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小姐,喝点汤吧,安胎的。”保姆端了一碗汤过来。

闻到那股刺鼻的苦涩味,陆语汐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但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还是咬牙接过,捏着鼻子一口把安胎药灌了下去。

正想跟李妈说谢谢,一抬头,一股剧痛从下腹处传开。

她脸上的表情忽然凝固住了。

陆语汐脸色痛苦的捂住小腹,眼神闪了闪,看向李妈,眼里满是不可置信:“李妈!你……为什么?”

她没想到,从小看着她长大的李妈,竟然会对她下手!

李妈眼里闪过一丝慌张和愧疚,“对、对不起,小姐,我不是故意要害你的,如果我不这么做,先生就会让我失去工作的。”

迅速收拾起碗筷,顺便拿走了陆语汐的手机。

“李妈……不要……”腹痛如绞,陆语汐痛苦的蜷缩在地上,伸手想拉住李妈,然而她只留给陆语汐一个狠心决绝的背影。

身下热流涓涓的流出,陆语汐心口一凉,一点一点拼尽全力往座机那边爬去。

救护车……

她一定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出事!

“宝宝,坚持一下……”

鲜血蜿蜒一地,在地板上拉出一条冗长的血迹,触目惊心。

半晌,陆语汐哆嗦着手,终于摸到了座机。

却不想,“啪”的一声,电话被一只白净的手打落在地。

紧接着一只黑色高跟鞋便用力的踩在电话上,发出‘咯吱’一声脆响,电话瞬间四分五裂!

最后的希望也被生生掐灭了!

陆语汐瞪大了眼,抬头看去,站在面前的竟然是自己的好闺蜜!

陆语汐欣喜过后,也顾不得温斯柳刚才一反常态的狰狞动作,用尽全身力气死死的拽住了她的裤脚:“斯柳,李妈要害我,她要害我跟孩子,我肚子好痛,你快救救我,救救……”

然而,话还没说完,温斯柳就抬起高跟鞋,往她手上踩下去!

听到陆语汐凄惨的叫声,挑眉嗤笑:“救你?呵!做梦!”

身下和手上剧痛无比,陆语汐脸色煞白。

她清楚的看到温斯柳此刻望向自己的眼神中,充满了轻蔑与妒恨,陆语汐难以置信,指节攥紧到泛白:“斯柳,我们不是最要好的闺蜜吗?你?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

温斯柳精致的脸突然扭曲:“你是不是很震惊,很难相信,我居然会这样对你,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把你送去医院,救你跟你肚子里的孩子,然后,还帮你报仇?”

“可是,你不配!”

2020-1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