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斯柳抬脚,重重踢上陆语汐的小腹,“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悄悄告诉你一个秘密,你那尸骨未寒的父亲,其实是被我和卫然活活气死的,而你那天之骄子的大哥,今天在赶回来救你的路上已经车祸身亡了,哦,也是我和卫然做的。”

“你还不知道吧,我和卫然早就在一起了。”

剧痛席卷全身,腿间更是血流如注,陆语汐不停地发抖,为接二连三暴击的真相而颤抖。

她脑海里现在只有肚子里还未出世的孩子。

虚弱无力地开口:“孩子……是无辜的……求求你放过它好吗……”

温斯柳的面容已经扭曲到了变形:“放心,我这么善良,怎么会对无辜的小生命下手呢?你刚才喝进去的,不过是普通的引产药而已,你肚子里的野种,是生是死当然都要卫然亲自动手不是吗?”

陆语汐心中刹那间生出满满的绝望,温斯柳恶毒的脸在昏黑的视线中慢慢模糊,最终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疼。

撕心裂肺的疼。

这是陆语汐恢复意识后感受到的,她的下身好像要裂开了一样,身体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一点点往外流失……

陆语汐睁开眼的时候,入目是无尽的纯白,空气中的消毒水味让她一点点回神。

不久前和温斯柳的那场争执还历历在目,陆语汐现在每呼吸一下都觉得痛彻心扉。

这时候,林卫然冷嗤的声音在一旁响起,“还挺能生,居然是个男孩。”

“林卫然,你这个骗子、禽兽!我要杀了你!”顾不得他话里的意思,陆语汐一看到这张曾经迷惑了她所有心智,现在却让她无比憎恨的脸,立马从震惊中醒悟过来,捂着肚子就要去跟林卫然拼命。

下一秒,却脸色大变。

她低头看向自己平坦的肚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去哪了?”

林卫然十分嫌弃地睨了眼一旁:“你的孩子在那儿!陆语汐,这就是我给你的惊喜。”

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当看到放在旁边托盘上的东西时,陆语汐疯了一样从床上滚落下来——

陆语汐颤抖地将自己孩子的尸体抱在怀里,哭得肝肠寸断:“孩子!我的孩子!!林卫然,这也是你的孩子啊!”

“我的?还真是可笑啊,陆语汐,我那么恨你,又怎么会让你怀上我的孩子呢?”

林卫然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笑得阴冷可怖,“公司庆功宴那天,我在你的酒里加了点东西,然后把你送到了别的男人的床上。所以,你肚子里的孩子只是一个野种!除掉野种,难道不是我这个做未婚夫的本分吗!”

这句话犹如一道惊雷,炸得陆语汐脑袋嗡嗡作响。

为什么?

为什么他要这样对她?

因为温斯柳吗?

“陆语汐,你痛吗?怀孕八个月后,满心欢喜以为终于可以嫁给我了,结果现在孩子死了,最爱的人一直都在骗你,很痛苦吧?”

“你越是痛苦,我就越是开心!”

2020-1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