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丝希望也被掐灭,陆语汐的精神已经面临崩溃。

“林卫然,你就是个疯子!”

林卫然笑得如同魔鬼:“对,我就是个疯子!不然怎么会陪你这么恶心的女人,逢场作戏那么多年?你可能不知道你自己有多么的令人作呕,跟你在一起我无时不刻都想吐!”

陆语汐的心彻底的死了,没有半点转寰的余地。

“哈哈……从前我怎么不知道,你竟然这么狠,都怪我瞎了眼,居然会爱上你这种男人!”陆语汐嗤笑着说完,趁林卫然不留神,将自己手里输液的针朝着他狠狠的刺了过去。

她要杀了他!

她要替爸爸和大哥报仇!

替自己无辜枉死的孩子报仇雪恨!

顿时,一道血口林卫然的脸上划开。

“疯女人!”林卫然气得一脚踹开了陆语汐,摸了摸脸上的伤口,骂了一声,上去又是一巴掌。

“你杀了我吧!”陆语汐这一刻已经彻底绝望了,除了死她想不到其他。

林卫然掐着陆语汐的脖子,咬牙切齿的说道:“想死?你想的倒美!我会让人把你送进精神病院,和一群疯子呆在一起,然后让他们好好的看着你,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

在精神病院的日子并不好过,陆语汐可谓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甚至林卫然还吩咐里面的人要好好‘招待’她,不要让她过得太好,也不要让她死。

陆语汐无力反抗,只能咬牙受着那些人对她日复一日的折磨和侮辱……

一天夜里,一场大火,如飓风般席卷而来。

幽暗的病房内,陆语汐坐在地上,眼神冰冷麻木的盯着那熊熊燃烧的烈火。

她恨!

恨极了林卫然与温斯柳那对狼狈为奸的狗男女!

等着瞧吧!

就算她化成孤魂野鬼,也要永远缠着他们,让他们不得安宁!

在她被浓烟呛的昏迷之际,迷迷糊糊看见一道模糊的身影,逆火而来……

五年后。

韩城最大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内,正在举行一场婚礼。

今天婚礼的两位主人公,新郎是时代集团总裁,而新娘则是当红一线女明星,两人可谓是天作之合。

受邀来参加这场婚礼的大多是韩城有头有脸的政商界大人物以及娱乐圈大佬、各线明星,气氛一时沸腾到最高点。

与此同时,酒店门外的一处隐蔽的角落里,停着一辆低调奢华的跑车。

里面坐着一个身穿一袭黑裙的女人,视线冰冷的睨向酒店门口。

“妈咪,里面那个要结婚的男人,该不会是我爹地吧?”

一口流利的英语,副驾驶上说话的小萌娃手里拿着一个遥控飞机的遥控器,葱白如玉的手指不经意地推了推鼻子上下滑的眼镜。

看他的穿着,一身英伦风的格子套装,还细心的打了个领结,像个小大人一样,说话的严肃劲更是让人觉得好笑。

“放心,你爹地没那么渣。”陆语汐伸手揉了揉儿子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看着眼前这张精致漂亮的小脸蛋,有些恍惚。

2020-1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