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齐望京。

天宝元年,九月初三。

勇毅军将军府。

府门前两头石狮子都围着红绸缎,鞭炮震天响,锣鼓敲打个不停。

谢清漪坐在梳妆镜前,头发卷起来,严严实实封在发冠里面。

镜中的美人娇艳欲滴,一生年华最好的时刻。

手臂搭上谢清漪的喜袍,抚摸凤冠上翠玉珠子,柳若水眼睛含泪。

“漪儿,你哥哥来过信了,他虽然赶不回来,但心里还是念着你的。”

乖巧的点点头,谢清漪心里清楚,哥哥不是不想回来,而是不能回来,谢家终究还是将军府的出身。

手里握着的兵权是所有人眼热的,更何况眼下边境如火如荼,哥哥不回来也是意料之中的。

素白脚步匆匆,难掩脸上的喜色,轻轻作揖。

“夫人,小姐,喜轿到了。”

母女二人对上视线,柳若水掩面而泣,谢清漪哽咽着安慰母亲。

“母亲放心,侯府离将军府也不远,咱们往后见面也方便。”

喜帕盖下来,上头绣着的牡丹鲜活一般,红的刺目。

谢清漪扶着素白的手,迈着步子往屋外走去。

眼前的景色什么也看不清,但看着视线下各人穿的鞋子,依稀能辨别出对方的身份来。

“爹。”

缓缓开口,声音已添了三分泪意。

“漪儿,嫁了人便该长大了,切记不可如过去一般放肆张扬,万不可触怒自己的夫君。”

浑厚熟悉的声音传来,谢绪这些话翻来覆去说了许多遍,谢清漪早听的厌烦。

欢快的开口一一答应下来,步子也迈的轻盈。

越过层层人影,跟着素白来到大门口,鞭炮的声音震耳欲聋,克制不住嘴角上扬,谢清漪攥紧了素白的手。

弯腰进了轿子,垫子上是戏水鸳鸯,穿了金线绣进去,阳光一照就是熠熠生辉。

虽然只隔了一道帘子,却把谢清漪与外面的世界完全间隔开来。

外面吵闹不停,隐隐有小孩子的哭声。

帘子里面是谢清漪躁动不安的心,手帕已经搅成一团,攥在手心里,指尖微颤。

再等一会儿,谢清漪就会成为侯府夫人。

苏慕青的面容浮现在脑海里,英气逼人,眉目俊朗,是难得一遇的良人。

盛名远播,多少思慕的女子今天会羡慕坐在轿子里的自己。

谢清漪脑子乱的很,却连两人以后的孩子都想好了。

思来想去几个名字,又觉得这样的大事应该由夫君做主。

暗自嘲笑自己的不知羞,但谢清漪却突然愣住了。

帘子外面竟然安静下来,难道是到侯府了?

怎么没人喊自己下轿?

偷偷掀开一条缝隙,细细打量外面的景色。

居然看见了抱头鼠窜的乞丐,却没看见素白的身影。

势头不对。

谢清漪彻底坐不住了,索性拉开帘子外外面看过去。

除了自己的轿子,素白和一众送嫁妆的仆役都不在了。

“落轿,快落轿。”

谢清漪揭了喜帕,整个人也起身要冲出去。

但轿外的人也听见了谢清漪的喊声,来回掂量着轿子,硬生生让谢清漪站不稳,没有还手的力气。

谢清漪挣扎一阵,勉强扶住轿子的边缘,呼吸愈发急促起来。

自认为是将门虎女,不至于因为这点运动量劳累住自己,但谢清漪的脑子愈发混沌起来。

眼前只有一种可能,自己肯定是被下了药。

随着“噗通”一声,轿子落地。

“美人,快下轿吧,咱们进府了。”

不是苏慕青的声音,更没有鞭炮丝竹的响声。

谢清漪明白,帘外绝对不是苏府。

2020-3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