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清漪?”

男人伸手挟制住老鸨的脖颈,对着挟制谢清漪的人看过去,手中的长剑跟着滑到老鸨的脖颈处。

谢清漪寻声泪眼朦胧望去,模糊片刻,赫然出现的是萧轻舸的模样。

同为武将,谢家是清流,萧轻舸就是浊流。

而且是整个大齐的祸害,人人闻而躲之。

大齐没人会招惹萧轻舸,并不是因为他势力滔天,而是恶名远播,是个人人摒弃的活阎王。

奈何出身先帝膝下,除非谋反,也没人动得了。

老鸨已经换了一副面孔,连连求饶。

“九王爷,她已经是软玉阁的人了,您尽可以享用,不需要银钱的。”

萧轻舸收了剑。

“一个没了容貌蓬头垢面的腌臜妇人,也配收钱,都给我滚出去。”

扬声说完,径直朝着谢清漪走过去。

蹲下身子捏着谢清漪的下巴。

“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都别喊出声。”

谢清漪蹙眉,看着萧轻舸打开窗户,摆了摆手。

空中出现一个绳索锁头,萧轻舸接过来一下下用力。

很快一个裹着被子的人抬了上来,谢清漪已经扶着桌子缓缓起身。

看着萧轻舸解开被子,露出女子的面颊。

“素白?”

随之是素白身上的伤痕,刀伤剑伤不成样子,心如刀绞。

伸手拿了烛台,挣扎着就要往外走。

却听见萧轻舸的声音。

“谢家都要死绝了,现在也不差你一个,不如让我来,你还能死的体面些。”

萧轻舸没有任何怜悯之心,熟练的拉扯下素白的衣服。

看向谢清漪,将手中的衣服扔过去。

“我大费力气偷梁换柱,是保你命,让你日后报仇的。”

喜袍还带着温度,鲜血沾染在手上,谢清漪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

揭开自己的喜服,近在咫尺的萧轻舸没有避嫌的意思。

萧轻舸是大齐第一恶霸,欺男霸女,传言外头的清倌就有几十个。

自然不会懂得君子礼仪。

看着谢清漪一件件脱下来,只剩下贴身衣物。

熟练的给素白穿衣服,还不忘评价一句。

“谢小姐姿容甚美,身姿曼妙,的确是个可人。”

谢清漪没力气和萧轻舸争辩,看着他收拾妥当,把杯子往自己身上裹,谢清漪把手里的玉镯递了过去。

“能帮我埋了她吗?”

萧轻舸笑出声。

“自己都是苟延残喘,还管得了别人?她的尸骨明天就会出现在乱坟岗,衣冠不整,身子受辱,苏慕青一定会派人查看。”

刻意提起苏慕青的名字,盯着谢清漪的面颊。

谢清漪咬牙忍住。

任由萧轻舸裹在被子里,从窗户上送下去。

青白色帘幕的马车就在楼下,抬脚踩进去,里面坐着个容貌俏丽的丫鬟。

看见谢清漪,立刻咧嘴笑。

“谢姑娘,时间匆忙,但我给你准备了些吃食还有衣物。”

丫鬟叫锦书,是萧轻舸的贴身侍婢,偏偏性格天真烂漫,又心软嘴快。

和谢清漪见面不到半个时辰,已经把外面发生的事,还有萧轻舸自家的事,说的一清二楚。

“苏侯爷已然是相爷了。”

苏慕青果真如同父亲谢绪所言,归附了新帝,同时诬陷谢家谋反。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新帝按下不提,只等今天喜宴,将谢家满门和谢家门徒屠戮殆尽。

锦书小心翼翼开口,时不时觑着谢清漪的脸色。

谢清漪脸苍白的不见一丝血色。

“王爷来的匆忙,是连夜进的京,事先并没有得到任何消息,若是再晚一些,只怕是赶不上了。”

水壶里是萧轻舸来路上装的清酒,锦书犹豫了一下,还是递给了谢清漪。

“谢姑娘再等一会儿,到了王府就好了。”

锦书温言细语,让谢清漪松懈不少,歪斜着倒在对方怀里。

与此同时,马车也跟着歪斜一下,旋即停下来。

“打开帘子,例行检查。”

青色的帘布下隐隐听见刀剑的声音,白亮的刀光透过帘幕映射进来。

车夫塞了荷包进去,但对方并不打算松口。

“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永安街口,前面就是勇毅将军府,你们真是不长眼的,赶快拉开帘子。”

长刀已经伸到了帘布之下,谢清漪挣扎着起身,要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却被身边的锦书死死拽住。

千钧一发之际,赫然出现一个男声。

2020-3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