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吧!”

一道低沉冷漠的男声响起,随之掉落在她脚边的,还有一枚钻石男戒。

刚赶到酒店的顾筱筱愣住。

她看着面前五官深邃立体,身材颀长,气质如王者般矜贵疏离的男人,不可置信地睁大了清澈的双眼。“冷司霆,你……你刚才说什么?”

冷司霆蹙了蹙浓密的眉头,黑眸中闪过一丝厌恶,看也没看她一眼,大步流星地往全球限量版布加迪威龙走去。

“司霆哥哥说,要和你退婚!”

“为什么?!”

顾羽柔斜睨了眼她精致的婚纱,和脸上厚厚的粉都盖不住的丑陋疤痕,不屑道:“顾筱筱,你害死冷爷爷,盗取冷家传家宝,和野男人纠缠不清,司霆哥哥早已厌弃你了!识趣点就快滚!”

看到冷司霆一脸冷漠,顾筱筱捡起地上的结婚戒指,冲过去慌乱地解释道:“不,司霆哥哥,那些事不是我做的,其中一定有误会!”

顾羽柔一把挥开她:“不要再演戏了,顾筱筱,虽然你是我妹妹,但你做了那样的事,我们顾家也不会再认你!我现在要和我男朋友一起去旅行了,闲杂人等不要跟来扫兴。”

说完,她拉开车门,冷司霆没有一丝犹豫地坐进车后座,顾羽柔也跟着钻了进去。

男朋友?

是她听错了这个称呼吗?

顾筱筱不甘心,立即跑到车后座,拍打着玻璃窗:“冷司霆,你把窗户打开,我是冤枉的,你听我解释!司霆哥哥!今天可是我们结婚的日子啊,这是爷爷临终前的心愿,你忘了吗?”

茶色玻璃缓慢落下,露出一张英俊绝伦的侧脸。

见她不依不饶,冷司霆幽深的眸子凝视着她脸颊上长长的疤痕,厌恶道:“我不知道你给爷爷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他无条件向着你,不过,那都是过去式了,这份婚约,并不是我所愿,你不必再对我死缠烂打,从今天起,你有多远滚多远,以后都不要再来玷污我的眼睛!”

他的声音如数九寒天的冰凌,将她的心扎得千疮百孔。

顾筱筱深呼吸,还是无法压下心中的愤懑和委屈,热泪滚滚而下:“司霆哥哥,不,那些事真的不是我做的,你相信我好不好!姐姐,你帮我求求情啊!”

旁边的顾羽柔,妆容精致,一脸甜蜜地靠在冷司霆肩头:“妹妹,怪只怪你自己做错事,以后不要再缠着你姐夫了,那样不道德。”

姐夫?

姐夫!

顾筱筱如被雷击,震惊地看着冷司霆:“司霆哥哥,你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你和我姐姐在一起了?”

“司霆哥哥,你说句话啊!”

“司霆哥哥!”

车玻璃缓缓升起,隔绝了她最后的希望。

看着渐行渐远的车子,顾筱筱愣怔了几秒,悲愤,屈辱,不甘,委屈一起涌上心头,想也没想,朝着车头就冲了过去。

“砰!”

她被撞飞到天上,又重重地摔落在酒店门前的玫瑰花从中。

细嫩白皙的皮肤立即被尖锐的玫瑰花刺扎的鲜血淋漓,血和玫瑰融为一体,更显得她身上那件精心挑选的洁白婚纱讽刺十足。

血流过她脸上那道丑陋深刻的疤痕,顾筱筱的眼皮渐渐无力,望着车子离开的方向,不甘心地闭上了眼睛。

如果有来生,她一定不会再被这对渣男贱女伤到分毫!

2021-2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