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筱筱大脑混混沌沌的,好一会儿才恢复知觉。

“妹妹,准备好了吗?”

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顾筱筱睁开眼睛,入目是一片纯白。

顾羽柔粗暴地推开换衣间的门:“仪式快开始了。”

顾筱筱出了换衣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穿着一套鹅黄色礼服,化着淡却柔和的妆。

发型也是做好了的,配上珍珠耳环和碎钻项链,更衬托得她肤白貌美,精致可人。

“什么仪式?”

她下意识脱口而出,顾羽柔故作善解人意:“今天是你和冷大少订婚的日子,你忘了么?”

“订……订婚?”

那不是一年前的事么?

顾筱筱看到顾羽柔过来拉她的手,厌恶地后退一步。

原来她真的死了,竟然会梦到一年前她和冷司霆订婚的那天。

她对姐姐尊敬和善,对冷司霆更是倾尽全力,没想到却落得这样的结局!

顾筱筱深呼吸,冷冰冰地看了顾羽柔一眼,又看着镜中略显稚嫩的自己,愣了许久。

以前,她的注意力都在讨好冷司霆上,从来不曾打扮自己,没想到,淡妆的自己竟然也可以这么漂亮。

只是,虽然脸上擦了很多粉,还是盖不住那道丑陋深刻的疤痕。

怪不得冷司霆会喜欢姐姐,不喜欢她了。

她死了,冷司霆甚至会很高兴地迎娶姐姐进门。

顾筱筱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不过随即恢复如常。

那些都是过去式了,就当一阵风飘散了吧。

顾筱筱不动声色地甩开顾羽柔,冷冷出了门。

刚走了没两步,女佣小荟端着一盆脏水,精准地泼在她的脸上!

粉底液全部被水打湿,顾筱筱脸上的妆容被晕花,一道疤痕刺眼而丑陋的显露出来。

“哎呀,对不起二小姐,我……我不是故意的。”

小荟垂着头拼命道歉,仿佛真的是不留神一般,可顾筱筱却注意到在她神情慌乱的脸颊上,勾着一抹微不可察的笑意。

“糊涂东西,连盆水都端不稳吗?马上仪式就要开始了,你让我妹妹穿脏礼服去订婚吗!”

顾羽柔装模作样地呵斥着,内心却十足地得意。

她轻蔑地瞥了眼,顾筱筱那副狼狈的模样,嘲讽地勾起嘴角。

“还不快去拿毛巾擦干净!”

女佣小荟收到顾羽柔的眼神示意,躬身退下。

顾筱筱皱眉抹了把脸,随后低下头,一边整理被溅湿的礼服,一边觉得这一幕好像有些熟悉。

无意间一瞥,看向墙上的万年历,时间竟然是一年前!

她揉了揉眼睛,又掐了自己,真的很痛!

难道……这不是做梦?

顾筱筱的心跳瞬间加快,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冒出来。

“姐姐,下月初,你不是要作为优秀学生代表上台发言么,准备得怎么样了?”她故意试探地问道。

顾羽柔瞥了眼她脸上的疤痕,不疑有他,接着故作谦逊地说。

“已经差不多了,你也知道,我一向成绩名列前茅,是老师器重我,才给了我这个机会。”

她一脸得意地显摆,顾筱筱愣住,随即恍然大悟。

她就说,她每次要看书,顾羽柔就找各种借口拉她出去玩,耽误她学习!

还有,她明明正常考试,不知道座位下面怎么会出现一本答案!她被当场捉住,怎么也解释不清。

当时只以为是巧合,并没怀疑什么。

现在细细想来,上辈子顾羽柔在背后落井下石,挖空心思将她置于死地,林林总总,也许都是她早就规划好的!

既然能重来,她就不会重蹈覆辙!

2021-2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