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棠,你这小蹄子,竟然敢跳井逃婚,你这是要害死我们一家人吗?”

黑瘦的何秀琴端着一碗水走了进来,见赵棠醒了,有些不耐烦。

赵棠还有点没回过神。

她看着破旧简陋、低矮、斑驳的泥巴墙壁,两辈子也只有今天才住上这样的房子。

这也太有年代感了。

现在到底什么情况?对方的话,她应该怎么接?

何秀琴见赵棠不说话,一巴掌就要打在赵棠脸上。

赵棠抓着何秀琴的手,眼神冷又狠。

何秀琴手抖了一下,心里有点惧怕,平时温顺胆小的女儿,怎么变得这么可怕?

“瞪什么瞪?你现在没死,就别想再逃婚,李家的彩礼你奶奶都收了,自行车我们留下,过了今天,你就是李家的人,就是死也得死在李家,你必须嫁过去。”何秀琴骂骂咧咧,声音不小。

小蹄子这一跳,让他们到手的彩礼差点飞了。

赵海棠,赵棠,一字之差,两人的命运却千差万别。

作为富二代的赵棠来说,父母是服装业大佬,她继承家业后,更是把家族企业推向世界,还投资其他产业,赚得盆满钵满,年纪轻轻成为身价百亿的女富豪。

只是老天爷大概觉得赵棠太顺利了,在她乘坐飞机赴美签约一个十亿订单的时候,飞机失事。

她现在成了赵海棠,拥有了原主记忆。

原主赵海棠,被家人逼着嫁给镇上断了一条腿的恶霸,恶霸家里在煤矿有点小权,看上了去赶集的赵海棠,要把人娶回去给儿子女儿当后妈。

对于这门亲事,除了当事人赵海棠不同意之外,其他人都是满心欢喜的,一千元的彩礼,他们收的心安理得。

这在一九八八年来说,一千元的彩礼可不是个小数目。

赵家人一个个算计这次嫁娶能分得多少好处,赵海棠跳井未死后,竟然还想要逼她!

这不是嫁女儿,这是卖女儿。

原主的遭遇,真是憋屈,赵棠很同情,但不会代替嫁过去。

赵棠冷静了一下,看着何秀琴,反而笑了:“我跳了一回井没死成,之后我会好好活着,您要是再给我找不痛快,大不了我就鱼死网破!”

“你个小蹄子反了天了,看我不打死你!”

“我死了,您嫁给李家那个瘸子?”

“你……”

何秀琴被气的离开后,昏暗中,赵棠一双漂亮的眼睛,藏着光芒。

赵棠白天养精蓄锐,晚上趁着大家都睡了,赵棠轻手轻脚的打开门出去。

还没走出院子,和她住一个屋的妹妹赵海燕揉着眼睛走了出来:“姐,你去哪?”

赵棠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声,镇定开口:“上厕所。”

赵海燕只是看着她,姐妹俩对视几秒,赵海燕大大的眼睛黯淡下去,挣扎几秒,小声问:“姐,你还回来吗?”

这个便宜妹妹知道她要跑。

就在赵棠以为赵海燕会大叫,惊动大家的时候,赵海燕突然回屋,在稻草下,翻出五毛钱塞给她:“我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你去上厕所吧!”

说完,赵海燕哭着看了她一眼,躲回她们的小屋,关上了门。

这一刻,赵棠的心是触动的。

鼻子一酸,不知道是她,还是赵海棠的情绪一下上来了,赵棠咬咬牙,握着五毛钱,把自行车扛了出去。

赵棠目标清晰,她要南下,去找爸妈,此时一九八八,她本人刚出生,而赵建国已经成为羊城的十万元户,有着自己的铺子,还有点钱。

赵棠要去羊城找亲爸爸。

2021-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