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棠没想过,有一天她会这么狼狈。

她偷跑出来,没有介绍信证明不了身份,一路上她到处躲藏,总算熬到了羊城,身上都臭了。

赵棠刚出了车站,还没走几步,就被人撞了一下,帆布包掉在地上。

一个男人弯腰,拾起赵棠的帆布包,嘴角噙着一抹歉意的笑:“抱歉,撞着你了,大妹子没事吧!”

赵棠抬头,一张俊朗干净的脸出现在她眼前,男人五官大气,剑眉朗目,笑起来露出一颗小虎牙,添了几分可爱。

意识到自己犯了花痴,赵棠微微摇头。

“大妹子,车站人多,小心点!”大帅哥叶绍津露出小虎牙,真诚的眼中藏着一抹戏谑,目光看向她身后。

几个叼着烟,穿着格子衬衫的男人朝这边走来。

眸光一沉,叶绍津对赵棠笑了一下就走了。

赵棠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包,咦.......她低头一看,包里多了一个相机。想到方才的帅哥,怕是他故意塞自己包里的,难道他是走私犯?

赵棠心虚的看了眼周围,包里多了一个摊手山芋,她有点紧张。

要不要就地扔了?她最后还是决定带出去,可以卖二手换钱,她现在最缺的就是钱。

挤公交的人很多,赵棠快被挤下来的时候,被人从背后推了一把。

借着这个力道,赵棠上了车,车子一启动,人往后倒,赵棠差点扑人家身上。

“小心!”肩膀被人扶着,熟悉的嗓音让她豁然回头,不过多久不见,男人俊朗的脸上多了一个伤口,颧骨青紫,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他却毫不在意,对赵棠露出友善的笑。

赵棠再傻,也知道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情,从他的眼神中,赵棠看得出来,他是冲着自己来的。

哼!

别以为长得帅,就可以利用自己给他藏相机。

赵棠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车站,几个格子衬衫男没找到人,气得大骂扑街,衰仔。

公交车过了好几站,有人挤到身边,手摸向赵棠的包,刀片亮出光芒。

下一刻,男人发出惨叫声,与此同时,叶绍津被踢了一脚,踢他的不是别人,恰好是黑瘦的赵棠。

无辜受伤的叶绍津:“.....”

踢错人的赵棠:“......”

“有小偷!”

“是扒手!”

小偷最终被群众送去了派出所。

叶绍津在人群中拉了赵棠一把:“没介绍信就不要去凑热闹。”

赵棠才想起来,她没介绍信,现在是黑户,会被送回老家。

不过是一个愣神,就被叶绍津带去了小巷子:“大妹子,我不是故意跟着你,包里有我的东西,谢谢你帮忙带了一路。”

赵棠勾唇一笑,拿出一个老式的相机,杏眼闪耀着光芒:“原来是冲着它来的,你觉得,我有那么好心,给你背一路的相机?”

叶绍津听出赵棠的意思,知道眼前的小姑娘,可不像她看起来那么善良淳朴,这一笑,宛若狡猾的小狐狸。

叶绍津咧嘴一笑,朝她靠近,气势逼人:“哦,你想要什么?”

赵棠微眯眼,把眼前的人从上到下的打量一边,手腕上戴着的手表是劳力士的。

在这个年代,能戴劳力士的,可不是普通人,起码是万元户。

赵棠杏眼生辉,滴溜溜的转了一圈,赵棠笑道:“五百块茶水费,你觉得如何?”

叶绍津微微挑眉,小姑娘眼睛清亮干净,心却是有点黑,开口就是五百元。

五百元都可以买一个新的相机了,若不是受人所托,叶绍津也不会为了一个破相机,被人追着打。

叶绍津手上没有那么多,只有八十三元:“先给你八十,你把胶卷给我,剩下的四百二,明天中午十二点,在海珠桥南岸见面给,如何?”

看着兜比脸还干净的叶绍津,赵棠只拿了八十,把相机还给他,厚道的留了三元路费给他:“算了,五百当我没说。”

身后,捏着三元票子的叶绍津拿着相机,笑问:“明天的海珠桥,你还去吗?”

赵棠在巷子尽头回头,杏眼含笑,她笑起来比夏天的荔枝还甜:“你要给我送钱啊?”

“对。”叶绍津吹了一个口哨:“男同志要说话算话,不能骗人,说好是五百,一毛都不能少。”

“那明天见!”赵棠脚步轻快,归心似箭,只想去高第街看看。她饿了想吃赵建国做的咸鱼鸡肉煲。

看着她越过马路上了一辆公交车,消失在眼前,叶绍津也离开了巷子,去了和赵棠相反的方向。

高第街不管是现在还是后世,都很热闹,毕竟是服装批发一条街,后来卖内衣,皮带小东西,现在批发衬衫裤子,童装男装,鞋袜都有。

赵棠按照记忆找到117号的赵建国的铺子,激动的大叫:“赵建国,赵建国在吗?”

2021-04-06